新闻动态Dynamic news

袁龙飞——我的父亲(上)

2015-6-3 10:51:21

对父亲年轻时的印象其实很模糊,这些记忆都是奶奶以后给我讲的……

1947年,我的父亲出生在一个企业基层干部家庭。我的爷爷是老牌的华中理工大学毕业生,分到企业里当了个领导。一家七口人经济来源只有爷爷微薄的工资(那时企业的领导工资和现在不一样),爷爷就是这个家庭的支柱。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爷爷就是这个家里的“大家长”,连吃饭奶奶也要给爷爷单独做。而一大家子繁冗的家务奶奶一人根本忙不过来。那时,作为老大的父亲放学后必须马上赶回家帮奶奶做家务,带弟弟妹妹,经常还需要上山砍柴。有一次,父亲没吃晚饭就上山砍柴去了,山上住的一个老人家看父亲小小年纪,没吃饭就在砍柴,于是给了他一碗白米粥。父亲当时其实非常饿了,但是他没有喝,而是借了老人家的碗,端着白米粥匆匆的赶回家。等父亲端着粥回到家里,粥已经洒了一半,然而父亲却将来之不易的粥端到奶奶面前……奶奶给我讲到这里时已经哽咽,眼里满是幸福的泪花。这让我对我印象中那个刻板、封建、专制的父亲有了新的认识。



父亲是这个家庭最大的男丁,从小就非常懂事,学习成绩又好,奶奶非常喜欢他。中考的时候父亲考取了湖北最好的中学:华中理工大学附属中学。高中三年父亲学习优秀,组织能力强,被评为校学生会主席。班主任对他的未来寄予了厚望。高三快结束的时候父亲参加了战斗机飞行员的考试,所有的测试都已经通过,但在政审的时候却被刷下来了(由于父亲的爷爷成分是地主,而当时正碰上了文化大革命),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却因家族成分未能一展才华。奶奶讲到这里,我心里还暗自庆幸:如果父亲那时真当了飞行员,那可能就没有我了,因为他不可能在茫茫人海中遇见我母亲了。

爸爸没能梦圆飞行员,一直在家赋闲,别说是父亲,奶奶、爷爷看在眼里也只能急在心里。终于有一个机会来了,当时爷爷所在的军工企业要到贵州山区援建一个分厂,由爷爷带头去建设。爷爷把带儿子去锻炼的想法跟奶奶商量后,开始奶奶觉得这么偏远的山区,自己心爱的孩子要去那里吃苦,而且不知道回不回得了大城市,心里是非常舍不得的,但在那样一个动荡的年代,又有什么更好出路呢,奶奶心一横就同意了。爷爷跟父亲说了这事,父亲二话没说答应了。没过几天父亲背着简单的铺盖跟着爷爷踏上了他生命中又一段艰苦绚丽旅程。

援建的分厂在贵州省贵定县一个叫大坡寨的地方。当时那个年代的人思想非常单纯,为了祖国的建设大家都没日没夜的投入到工厂的基建中。什么开山打石头、烧石灰、挑土等粗活都抢着干。父亲负责烧石灰,这一干就是两年。新厂区慢慢建成了,机械设备也运来了,大家陆陆续续安排了正式的工作岗位,父亲的工作却迟迟没有音讯。一打听,还是由于成分的问题。爷爷在新厂建成后就回湖北武昌了,听说这个事后,打电话给新厂的领导,但得到的答复还是那样不如人意。爷爷也是很传统的人,没有多说。父亲得知情况后,把所有的委屈都埋在心里,默默的在石灰窑边坚持着。凭着这份执拗和毅力他又勤勤恳恳的干了一年,终于感动了厂领导,把父亲调到了厂食堂工作。父亲非常珍惜这次机会,由一个做早餐的炊事员慢慢的干到了采购员,最后成为食堂的负责人。也正是此时我的父亲遇到了母亲。当时的年代讲究奉献,思想传统。两个年轻人只是周末见个面简单的聊聊天,偶尔写写信什么的。母亲没有什么文化,看着自己的对象能写会道的,接近于崇拜的爱上了父亲。就这样他们顺其自然的结婚了,我也顺理成章的出生了。但从我懂事开始,父母就时不时的争吵,都是为了一些小事。看多了他们的争吵,我都见怪不怪了,只是觉得他们这样吵吵闹闹有什么意思呢,不能好好过就离婚啥。后来长大了才渐渐明白他们是一种文化层次不同的矛盾,是一种思维方式不同的冲突,但他们都极大的克制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这个家有了我,有了我妹妹——他们觉得责任大过所有的东西,为了责任他们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

在我的两个妹妹相继出生后,父母那微薄的工资就开始每个月捉襟见肘了。父亲为了开源节流,决定在工厂的空地开辟自己的菜地。每天凌晨五点起来,去给菜地浇水施肥,忙完了回家吃个早餐又要去上班。这样艰苦但其乐融融的日子过了几年,由于父亲工作努力,能力突出,被提拔为工厂器材处处长。从此我们家的生活很大程度的改善,而且登门求办事的人也越来越多,父亲也越来越忙。每天晚上出去打麻将很晚才回,基本没时间跟我们在一起交流,也没有跟我们一起看过一次电视,更别说一起看场电影。我当时是多么希望他每天晚上不要出去,能多陪陪我们,可总是一次次失望,最后习惯家里只有母亲、妹妹们和我。年少时,我还时不时会被父亲体罚,所以对他的印象就是严肃,不苟言笑,反正是一种即尊敬,又害怕的感觉。

这种当处长的生活过久了,父亲也慢慢的清高、骄傲起来,再加上骨子里的超强自尊心和大男子主义,对企业领导甚至对家庭成员都造成了一种伤害。而人生一辈子总会有几起几落,这句话真是没错。没多久父亲的职位出现了变动,由器材处调到了捣蛋份子最多的车队做管理。收入也比以前低了。这时正是我们三兄妹上学的年龄,同时,父亲企业整体搬迁到了长沙,父亲由于调动到车队,收入也比以前低,家庭负担一下子增重了。

父亲每天想的就是怎么多赚钱供子女上学。最终由于他的性格弱点和急于求成的思想,走出了他人生最不该走的一步。父亲听车队的人说,用工厂里的军牌货车把浏阳的鞭炮拉到北方去卖掉,一车鞭炮就可以赚好几万。于是赶紧开始着手联系浏阳鞭炮厂的货源,并且安排一个经常跑外地的司机联系买家。没过多久,买家联系好了,货源在父亲的东挪西借下准备了一半的钱,一半货赊账,一切准备就绪,满满四货车鞭炮就这样浩浩荡荡的从长沙出发开往山东去了。

货到了山东,接货的买家直接把货车带到了他们的仓库,把货卸了,还把父亲及同行的几个人带去他们的办公楼参观,就是不提付款的事。父亲他们几个人一直熬到晚上,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什么时候付款呢?如果不付款,我们就把货拖回去。”对方这下就撕破脸了说:“你们要拖回去也可以,鞭炮这东西是违禁物品,你们只要被查出来肯定全部没收,我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胆子拉回去,放我这里我保证一个月内销售出去,马上付款给你们。”当时这笔生意也算大生意了,连合同都没有,父亲就这样草草的把货留下人回长沙了。一个月匆匆过去,再联系买家整个联系不上,父亲去了山东很多次,都找不到那个买家,而且当时的办公楼和仓库全是租的,这下父亲傻眼了,才意识到自己受骗了。可这是一笔没有合同的交易,而且又是销售违禁物品根本无从告起,只能自己吃了这个哑巴亏。

鞭炮厂那边的货款还有一半没付,鞭炮厂催了几个月,见父亲没有要付的意思,就一纸诉状把父亲告上了法庭。原本拮据的家庭顷刻间变得一贫如洗。父亲非常消沉。妈妈每天当我们都睡着后,就坐在父亲边上开导他,帮他想办法还钱。那时法院的执行员经常来我们家催款,父亲都把他们拉出去谈,生怕影响到我们。有一天晚上,我睡不着打开父母房间的门,坐在他们身边想聊聊天,看见他们慌张的神情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结果父亲吞吞吐吐跟我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对我震撼非常之大,我把它牢牢的记在了心里。父亲说:“爸爸年纪大了,以后你要承担起照顾这个家的责任,要好好孝顺你的妈妈,好好照顾你的妹妹,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我当时听了这句话马上明白家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连父亲都承受不了,我怎么能承担呢?当时的感觉就是孤立无助,无可奈何,反复问妈妈发生了什么,妈妈断断续续的告诉了我。我由于不懂事,内心脆弱,马上责怪起父亲来。说他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一点生意经验也没有。现在看来都是一种逃避和害怕的心态在作祟。生活让我第一次承受了我不能承受之重,我手足无措,我怨天尤人!

渐渐地我开始变得越来越自卑,不想跟任何人交流,对父亲产生一种极度失望的情绪,他在我心中高大的形象荡然无存。父亲好像也感受到了我这种变化,下班后吃完饭马上出去打牌。大家都选择了逃避,谁也没有主动勇敢的彼此交流,我们都不想面对这个事实,我们的隔阂越来越深。此时只有母亲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操持着这个家,她白天上班,晚上回来给我们做饭,还要时不时安慰父亲,给我解释父亲的所作所为全是为了我好。在这个困难时刻,母亲用她的坚强和勇敢凝聚着这个家,我为拥有这样一个善良、勇敢的母亲而感到骄傲。渐渐地父亲在母亲的帮助下重新自信起来,他知道自己有重要的责任要背负,他又开始为了我们三兄妹的成长努力奋斗。他原谅了我的年幼无知,他对母亲说,我作为他的儿子,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不管我怎么埋怨他,他都不怪我。父亲是一个感情非常内敛的人,从来不跟我交流自己的想法。母亲告诉我这句话之后,我突然觉得自己在生活面前是如此的渺小,无知。父爱和母爱一样是如此的伟大,只是它来得更加深沉,内敛一点。


未完待续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总有惊喜等着您!




注:本文版权为本文作者所有,谢绝私自转载,谢谢合作!!!



 

首页|公司简介|与我们联系| 服务热线:4008-505-711 |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 - 17:30
©Copyright 2009-2018 sunny5858 All right reserved. 备案证书号: 湘ICP备09006265号-1

客服1:

客服2:

上班时间:8:30-17:30

公司热线:4008-505-711

公司地址:长沙市人民中路
538号百脑汇B座1314-1315